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Pp小世界

做好自己的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遇见的那些人,我收获的那些事  

2012-03-18 22:52:56|  分类: 记账台-Dairy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【下乡的分享】
      他们说让我做分享,“随便讲点什么呗。”可是讲什么呢?我怎么认识这个团队,为什么去参与这些活动,怎样像上瘾了一样一次又一次地去参加。各种细小的事情,都涌了上来。今天,想和大家分享的是,我遇见的一些人,他们温暖,鼓励,并推着我向前。
      第一个,是给了我勇气继续站在讲台上的一群小孩。韶关马坝城南小学五年级。城南小学是我所在的学院志协当时的一个支教点,说是支教,其实也就是在周末的时候,去给孩子们上课,一个学期去三次。在我大二上学期的时候,是顶替一个队友,去给他们上了一节“感恩”的主题班会。以一个故事引起,然后按着政治生的思维,让孩子们自己来说说,生活中要感恩些什么人,为什么要感恩,感恩要怎么做吖。他们像平时上课一样,讨论和回答着我的问题。令我惊了一下的事情,出现在我说下课的时候,他们齐刷刷地站起来,说“谢谢老师!”在那之前,我们上了两次课了,一说下课的时候,他们就自动自觉地四散开去,下课的仪式或意思都没有,或者是因为他们没太把我们的课当做是上课了。但是那节课上,以及下课的“谢谢老师”,让我知道,他们听到了我想给他们讲的东西,并且效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。他们的反馈,也给了我信心。我们说的东西,还是有点用的。有很多人问,短期的支教,这样过去,有用吗?如果你认真准备,跟他们讲课,你客服自己的恐惧站上了讲台,他们听到了;就是有用的。而且,对我们自己,或许意义更大。在那之前,我不知道,我所讲的东西,可否为他们接受。
那我们过去,是不是都要带去这么多的东西呢?
       我又想和你们介绍另一个小屁孩。是我今年2月份,在贵州的柳富小学遇到的。在我们第一天介绍课程的时候,他坐在我旁边的旁边,听着上面的志愿者介绍,还动来动去,问我,老师,你们怎么才来吖。我说之前过年嘛。前段时间你们干嘛吖。他说,老子天天在家打游戏。我的震惊和无语,你们也可以想象。我看他的鼻涕不断往外流,就递了个纸巾过去,说擦擦鼻涕吧。可是,他没有要,还老躲在他旁边的同学后面,不跟我说话,我看着他,他就躲,不过偶尔偷偷地看看我。我当即就后悔死了。不断想找机会弥补我的过错,但是他不肯和我交流。 在第二天的下午,去到他们的课室前,他和一群小孩站在课室后门,我就看着他们,他过来扯我的衣服,说,老师,陪我玩玩吧。我心里乐开了花,却表面镇静地和他说,玩什么吖。哈哈。后来,他扯断了我的手袜上面的绳子,为了安慰他,我说,没事没事啦,我回去缝好就可以。但他坚持着要自己弄好,参照着另一支手袜的接口,我们两一起捣鼓了10多分钟,后来,是用他的方法,将绳子接上。小孩没有说什么,笑笑着把手袜给我,一脸自豪的样子。
      如果,我没有去,我不知道,他们也会说这么小大人的话。我也不知道,我的一个无心,甚至是好心的举动,可能会伤害到他的自尊;我也不知道,可能他要的,就是陪他玩玩。如果没有去,我也不会认识这么一个调皮但懂事的小朋友。说到这里,我也想说,进到山里,可能我们还会看到一些别的,令我们有点心生怜悯的事情,比如有的小孩不穿鞋,汲着鼻涕,可以关心,但请别用奇怪的眼神去看他们,因为那是当地的常态,只是我们见识少罢了。他们有他们的快乐幸福的事情的。
      去下乡吧,你会认识,很多个这样好玩的小孩。一群女老师,会在一起,花痴地说,我们那班的谁谁,是一个超级好男人啊。三年级的B,肥嘟嘟的,很想捏他。
      如果没有与他们共同生活,看到照片,不过就是一群小孩。但是与他们相处过了,看到照片,我会很想告诉你,哎,那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小孩打篮球很厉害的,带红帽子的,是我们班上画画最好的,我们一起在二楼左边数起的第二间课室看过电影,玩过杀人游戏,听过某某唱了走音的歌。
       这一个的夏天,会因为这些可爱的小孩,更加活泼一点。

       还接触的,是当地的一些老师和村民。在贵州南寨乡,上山前,我们在镇上买东西,遇见一个柳富的老乡。她知道我们是夏天来过的那群人,很热情地和我们说,老师,你们又来了吖。你们不知道,暑假你们走了后,那些小孩,哭了好多天,很舍不得你们的样子。你们会去几天吖?上山的路很滑哦,要多注意... ...
       在我们离开柳富的那天,因为路滑,车不好走,校长给我们找了当地的三匹马,让村民帮忙运行李下山。在我们离开学校的时候,像送别家里的客人那样,放了一串很长很长的鞭炮。
       我也遇到有一所学校,含校长在内,只有5个老师,每个人的教龄都在10年以上,他们负责上四个年级的所有课程。每天从早上到晚的课,但你也看到,他们会花心思地组织孩子们到附近的山坡上去春游。真的坚守和伟大的,是他们在最前面的这些人。
遇见他们,我收获的是受宠若惊,感受到的被重视,还有看到了默默地坚持的感动。

       还有,以及延续时间最长的,是队友情。一起去冬令营的小倩在感想里面这么说过,“我知道,在寒冷的冬天,放弃和家人一起过元宵节的机会,选择和自己并不熟悉的人来到深山里开展阅读推广的人,是真的很有心(不好意思,我不是在自夸),也会很善良,这样的人也值得深交。我总是会按感觉选择朋友,一般的就浅尝辄止,有feel才会继续深交,而在满天星公益,是最容易遇到值得深交的人,借用兰姐的话,一起工作未必能考验出什么,但是一起生活是最考验人的。
      这一群人,在这段时间里面,和你一样,“困”在这个学校里,上上课,做做饭,看看景。我们会在晚上分享白天的教学,说说遇到的状况,然后认真准备第二天要干的活;我们也会有在厨房的各种第一次,惊叹于大厨们的佳作,在饭堂里玩背人打架的游戏,一起泡脚,一起杀人,一起看day leader各种有才,或者是“被有才”的表演,我们也都10天不洗澡。工作得很尽心,玩乐得也尽兴。

       我大一的时候,在三下乡回来后写过这样一句话“那是一段纯粹得很美好的日子。在以后的生活里,很难找到这么10多天的时间,可以和一群人生活一起,只专注于一件事情。简简单单。”不过,很幸运的,大二,我还有机会下乡;今年寒假,也去了贵州,还第一次坐了火车的硬卧,看了苗寨,看到过大江从山间流过。

       就是这样短短的一个假期,在一个陌生的乡村,遇见那么十几个队友,几十个小孩;但给了我不少可以回忆,回味,和谈论的东西。很温暖的东西。以及,今天,和大家分享的这样一个机会。
      成本很低的,收效很多的哦,你也可以试试。

     谢谢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【后记】
在广工的某个活动中心做了这次分享,说得没有写得好。虽然写得也是一些些表面上的东西,稍稍刺到一下肉。
不过,因为是写,可以慢慢地读,语气都在那里。说的时候没有将这些传达好,没有做到期待中的“淡淡的,又深刻,可以引发一些思考“。嗯,我就是想这样,好像有点装,不过个人来说,我喜欢这样的分享,也希望可以做这样一个分享者。像柴静一样。表面语气波澜不惊,说出来的内容波澜壮阔。

总结,有以下几点:
1)开场比较淡定,还试着幽了一小默,这是好事;
2)讲的过程中,因为稿子在手上,会想着看稿,但其实这样还影响了流畅。坚决改!!!PP,你写的内容喔,你自己的喔!即使写稿,它也只是应该用来梳理思路的,你要熟悉内容!
3)怎么跟别人讲你的故事,就是如何陈述事情——语言更精简有力一点;在叙事的过程中,别插进去太多解释,不然打乱节奏了;下次有些什么要解释的,可以先放着前面说清楚;类似A 是什么什么,B是什么什么;
4)分享的时候,注意看观众了,但没怎么看队友,这里有点个人小情绪,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忽略自己人。不过不应该因为队友是自己人,就忽略他们了;在你的分享时候,所有在场的人,都是你的听众。和队友较好的互动,可以让氛围也活泼一些。
5)其实当天的场地,可以让我灵活组织很多。上台前看了看人数,不是很多,想把大家聚在一起,围成弧形,听我讲故事,这样营造的氛围会比较好。但又考虑人数其实也不是太少,我这样挪动一下,会耗费一些时间,也不知道方不方便稍后环节,怀疑是否能够组织得好。也就没有这样做了。下次,可以尝试一下,组织得更好一点。
6)与观众的互动。
7)最重要的是,内容吖。再好点。要多看书,多学习!

P,重温一句话:你必须很努力,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。
加油,一个个脚步走稳了,才好。^&^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